18、一声不吭的女人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张霞的话让张手艺多少有些反应。本来他从早上五点爬起来,一刻不停地忙碌到晚上十二点,加上他之前娶过媳妇,有过房事,所以并不像第一次和女人**的年轻小伙子那样毛躁。

  那些年轻人就算剩下最后一口气,也要挣扎着爬上女人的肚皮。

  张手艺进入洞房的唯一想法就是美美地睡上一觉。

  不曾想这张霞,说的话居然这样的傻,也是这样的直!

  既然她都准备好了挨球,我要是不让她挨一顿,岂不是白白浪费她的感情,让她白白准备了一天!

  张手艺摇了摇头,解开裤带,脱下裤子。

  张霞瞅了一眼,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怪异的表情。

  她问道:

  你啥时候硬?硬到底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好让我有个思想上的准备,别偷偷地把人弄死就好。

  张手艺被张霞弄的啼笑皆非。

  张手艺的物件,其实已经硬到底了。

  张手艺咳嗽了几声,说道:

  张霞,已经硬了!

  啥?你说啥?

  张霞又瞅了一眼张手艺的胯部,抬起头来,一脸的不解。

  硬了!你看不出来?你看这角度,朝天挺着,像机关枪一样。你再看这上面的血管!像蚯蚓一样!你过来,过来捏两把,看有多硬!

  张霞听说已经硬到底了,难以置信地看看张手艺的脸,再看看张手艺的根,最后她挪动硕大的屁股,坐在张手艺的对面,伸手捋了一把。

  呀!真个价硬!

  难不成我还骗你?

  就这么粗了,不会再变了吗?

  这已经够粗了。

  真的不会再粗了?

  不会了。

  张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

  我妈说的不准,才这么大,咋能捅死人呢!

  说完,张霞站在炕上开始脱上衣。她蹦蹦蹦地解了纽扣,手脚麻利地脱掉了红丝绸做成的上衣。

  张手艺看到张霞的肚子上系着一个红肚兜。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穿这个东西?

  张手艺一看到张霞脱衣服,就不由地感到燥热,本来他以为张霞就穿了一件,可结果里面还有一个红肚兜。

  真是多余!

  张手艺忿忿地想。

  抓紧时间!张手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在张手艺的催促下,张霞赌气般地一把扯掉蒙在肚子上的红肚兜,然后又一把捋下了自己的红丝绸裤子。

  张手艺尽管对女人不陌生,但他依旧被张霞滚圆雪白的腚蛋蛋和硕大的两堆绵软给挑拨地饥渴难忍。

  尽管张霞显得有些笨拙,有些手足无措,但那新鲜的气息让他难以把持。

  张手艺依旧坐着,而此时的张霞却赤条条地站在自己的眼前,只见她紧闭着双眼,脑袋微微仰起,两只拳头捏的紧紧的,一副慷慨赴义的大无畏模样。

  张手艺觉得有些好笑,就抱着张霞的腰,引着她转了个身。

  取代那丛黑黝黝的乱草的,是张霞紧绷绷的沟蛋子。

  张手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两只手抓住张霞的屁股蛋蛋,使劲朝外掰了一把。

  这下子他看真切了。

  那道幽深的沟壑里,透出一股奇异的香气,湿津津的两瓣粉嫩,也是尽情地朝外泛着。

  红红的,嫩嫩的。

  张手艺把自己的鼻子塞进张霞夹在两个屁股蛋蛋中间的那道缝隙,使劲地吸了几鼻子。

  没错,张霞的那儿比跑掉的那个要香。

  也要新鲜。

  张霞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她始终闭着眼睛。

  张霞心里很害怕,但她在故作坚强。她对母亲所谓的挨球一事其实充满了恐惧。

  万一疼的受不了怎么办?

  万一真的把肠子给捣烂了怎么办?

  万一把下面憋破了怎么办?

  万一……

  这么多的顾虑,让她对今晚即将到来的暴风雨感到绝望。然而张手艺的那根物件也并不是起初想象中的那么可怕,看那样子,顶多就像小孩子的胳膊一样粗,长也不算长,总之,它不至于像母亲说的那样,肠子都被捣烂吧。

  而此时此刻,张手艺塞进屁股沟沟里面的鼻子喷着热气,让她感到下身一阵麻酥瘙痒,有种说不出来的受用。

  张霞的下面,已经流出了水水。

  尽管绝望、恐惧,但第一次的懵懂和躁动,让她情不自禁。

  张手艺用右手食指捋了一把那道**的缝隙。当他注意到张霞随着自自己的抚摸而轻轻一颤时,他笑了。

  张手艺站了起来,他从后面抓住张霞的两只手腕,胯下的粗物刚好被张霞滚圆的屁股蛋蛋夹在中间。张手艺心满意足地做了几个浅蹲的动作,胯下粗物被白嫩肥腻的屁股蛋蛋摩的很舒服。

  张霞,扶墙。

  张霞一声不吭地将双手贴在墙上,看起来像个被警察搜身的罪犯。

  不是这样,要弯腰。

  张手艺说道。

  张霞弓了弓腰,双手下滑了寸许,依旧扶着墙站着。

  咋回事!见过狗和狗干的样子吧?

  这个形象的比方让张霞一下子明白了,也让张霞更加紧张了,她见过狗和狗在田间小路上干那事,最后拔不出来,链在一起,吐着大舌头喘粗气。

  那该多疼!

  好强的张霞咬牙切齿地弯下了腰,两只手离炕不过一米,大白屁股一览无余地朝张手艺撅着。

  就这样,刚刚好。

  张手艺又撸了两把,端着那根粗物,朝张霞的屁股沟沟里面塞了进去。

  张手艺一进去就大力地抽送起来,他看到张霞的屁股拧来扭去,似乎十分受用的样子。

  张手艺于是冲撞的更猛烈了。

  啪啪啪啪的响声就像热锅里炒黄豆,连张手艺自己都忍不住,时不时地哼唧几声。

  可奇怪的是,他怎么都听不到张霞的叫声,甚至连张霞的喘气声都听不到。

  难道是我真的不行吗?张手艺想到此处,重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两只分开的脚并在了一起,然后托着张霞的腰往上提了提,好让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能集中在腰胯位置。

  张手艺想到闹了洞房的那个小伙子的话。

  难道真的是弄不动的女子?

  张手艺的第二轮冲锋不能用激烈来形容了,那是一种丧心病狂的撞击。

  不要命似地连续作战,让张手艺很快就喷涌而出。

  他哼哼唧唧地抽动了十几下,整个人都伏在了张霞的背上,可是张霞依旧一声不吭。

  天啊,这女人果然是个霸王花,我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她居然连哼唧一声都不!这得多大的家伙才能满足她呀!张手艺愤愤地爬下张霞的后背,侧身躺了下来。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