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苦等无果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小娥做好了韭菜馅,揉好了面,新鲜的草莓也洗了整整一盘子,红红的尖儿上面带着晶莹的水珠。

  小娥早早的准备妥当,只等着棒子放学归来。为了给棒子一个惊喜,小娥专门穿上了那件红色的蕾丝内裤。

  小娥羞呢!毕竟这条内裤实在太省料,窄窄的三角地带根本遮不严实她那嫩嫩的私处,跟别说那丛浓密的芳草地了!然而小娥心里明白,棒子一定喜欢看到她穿成这样,棒子不会嫌弃自己!

  小娥本来打算穿上文胸,但农村里的汉子大多没有见过这东西,万一棒子到时候解不开,岂不是让他干着急!小娥将白色的文胸拿在手里犹豫了好一阵,还是默默地塞进了柜子,小娥心想,等棒子以后见了世面,有了经验,到时候再给他一个特别的惊喜也不迟。现在不能太出格,否则亲爱的棒子会吃不消的。

  天还没有黑的时候,小娥就听到了铛铛铛铛的敲门声。

  她满心欢喜地喊了一句棒子,然后快步走上前去,拉开门栓。

  门被粗暴地推开,外面站着的并不是她的棒子。

  而是光棍三伢子。

  小娥,我不是棒子,我是三伢子啊,哈哈…...

  三伢子闪进门内,把门反锁后,身体靠在门扇上面,一脸淫邪看着小娥笑。

  三伢子的破门而入让小娥丝毫没有反应的余地。

  三伢子,出去!

  小娥后退了几步,一脸恼怒地说道。

  小娥,别这样,来了就是客,哪有这么对待客人的?嘿嘿……棒子那双淫邪的眼睛始终都在小娥饱满的胸脯上游弋。

  要命的是,小娥今天穿着一件粉色紧身t恤,两座小山的轮廓被衬托得无比清晰,那小山山顶的两粒突起,更是如同两把烈火,点燃了三伢子暴晒了十几年的干柴。

  三伢子咽着唾沫,恨不得把小娥一口吞下去。

  我请你来了吗?你咋这么不要脸!三番五次地跑来骚扰,你到底想干嘛呀你?出去!快出去!

  小娥说着,上前推了三伢子一把。

  小娥葱一样的白皙小手还没有接触到三伢子的身体,就被他一把牵住了手腕。

  小娥这才注意到三伢子的裤裆。

  里面好像有根棍子似的,顶出了一个无比高耸的帐篷。

  我说小娥,跟我装什么呀!三伢子说完,把小娥的手使劲往自己裤裆里送。

  住手!三伢子,你再这样我可要喊人了!小娥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惊恐。

  你喊,喊呀!顺便也把你和棒子之间的那事一起大声喊出了吧,哈哈。

  小娥的手已经被实实地按在了三伢子的裤裆上。

  那根坚硬如铁的物件散发着热气,让小娥又羞又气,但当她听到三伢子的话后,突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和棒子之间的秘密,似乎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你松手…….松手!棒子和我是邻居,他来我家就是过来看电视!我和棒子怎么了?今天你把话说清楚!

  小娥一边挣扎着,一边说道。

  哎呦我说小娥,俗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没缝的蛋!你这个蛋,缝缝大着呢!

  三伢子一边淫笑着,一边伸手朝小娥那饱满的胸脯抓去。

  小娥使劲挣扎着,无奈一只手被三伢子死死地抓着,她那两座诱人的小山,还是被三伢子结结实实地抓了一把。

  好大的奶!棒子那个狗日的,把福享尽了!

  你住手……我和棒子之间什么都没有!

  行了小娥,你的骚劲我早就看到了!谁让你们干的时候不拉窗帘?谁让你家院墙不高呢!哈哈哈哈……三伢子一边说,一边阴阳怪气地呻吟道,‘嫂子今天是你的,你一定要好好享用’,‘啊,啊,棒子!我的棒子!我亲亲儿的棒子’,‘啊,快,棒子,快……’

  小娥头脑里嗡的一声,知道她和棒子被三伢子偷窥了。

  小娥家的西屋正对着一堵院墙,院墙有一人来高,院墙外面是一片草地。

  那天傍晚,当小娥和棒子在西屋里面缠绵沉醉的时候,三伢子爬在院墙上,一只手在自己的裤裆里急速地抽动着。

  咋了小娥?脸色咋这么难看呢?哈哈,你都能跟毛头小子日,我就不能日?三伢子说完,一把搂住了小娥的蛮腰,把长满胡茬的嘴巴凑了上去。

  小娥闻到了一股恶臭。她徒劳地挣扎着,然而三伢子的双臂如同铁闸一样死死地卡着自己那柔娇的蛮腰。她拼命地转动脑袋,躲避着三伢子那张散发着恶臭的嘴巴,她恶心那张臭嘴里的大黄牙,黄牙上还沾着韭菜叶子。

  可是小娥粉嫩的脸蛋早已被三伢子那条猩红的舌头舔地湿湿的。小娥好想大声喊叫,可是她敢吗?

  她和棒子之间的事一旦泄露出去,她还有什么脸面在雾村呆下去?就算不要这张脸,死皮赖脸地呆着,她的老公回来后能给她好日子过?

  又委屈又无奈的小娥如同一只小羊羔,在偷羊贼的怀抱里无助地扭动、徒劳地挣扎。

  走,床上弄走!

  三伢子一把抱起小娥,走进西屋,然后把她摔在床上。

  今儿个我也日日!三伢子说着就解开自己的裤带,醋溜一下就把裤子褪到脚腕,然后急不可耐地踢掉两只破破烂烂的布鞋,两只脚来回踩了那么几下,下半身就赤条条的了。

  三伢子那根粗硬的物件正对着小娥,让小娥不禁感到恶心。

  三伢子处处都是味儿,尤其是胯下的那根东西!从他一褪下裤子,小娥就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鼻子。那股浓烈刺鼻的异味让小娥想吐!

  小娥乘着三伢子脱裤子想逃出屋子,可是她刚刚从床上下来,就被三伢子一把揪住了头发。

  骚逼别跑,今儿个日定了!你不知道我因为想日个逼,等了多少年啊!好不容易逮找这么个机会!

  三伢子扯着小娥的头发朝床一摔,耐不住疼痛的小娥又顺势摔倒在了床上。

  别想跑啊骚逼,早就想日你了!原先是不敢日,怕你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老公!现在日了你也是白日!有本事你就说去!你要敢说我日了你,我就把你和棒子的事捅到整个雾村!

  棒子淫邪地说着,右手早就握住了胯下的物件,他前前后后套弄了几下,然后朝小娥扑了上去。

  三伢子!三伢子!你不要这样!求你别这样!

  小娥绝望的乞求不仅于事无补,而且让三伢子更加疯狂。他跳到床上,用膝盖压住小娥的双腿,然后双手抓住小娥t血下摆朝上一推。

  小娥胸前那白皙滑腻的**就颤抖着裸露在了淫邪的三伢子面前。

  这么美的**!怪不得棒子日的那么带劲!三伢子使劲捏了几把小娥胸前的两团柔软。

  小娥依旧拼命挣扎,可是小娥的腿被三伢子死死地拿膝盖压在,下半身想动都动不了,而上半身的扭动却让两团绵软的白兔子如波浪一般抖动起来,三伢子本来已经是熬了太久的淫棍,他怎么能受的了这样的视觉刺激?

  他不停地咽着唾沫,哈喇子都顺着胡茬从嘴角流了下来,他停了几秒的时间,一动不动地盯着小娥,看她扭着如蛇的身段,看她汗水潮湿的面庞,尤其是她胸前的那柔软的两团!

  就是这两团柔软,让三伢子的下身肿胀无比,让三伢子饥渴难忍,数秒的端详,不过是积攒爆发的能量。

  三伢子一手卡着小娥的粉颈,一手可着劲儿捏着小娥的胸脯,这是他第一次摸女人的胸脯,他恨不得要捏烂它,恨不得要挤出水来。

  小娥疼痛难忍,脖子被三伢子卡的几乎喘不过气。

  三……三伢子!三伢子!疼,疼!疼!

  小娥紧皱眉头,表情痛苦地叫着。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