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把持不住的小娥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他强忍着寡妇带给他的蚀骨快感,一脸失望的说道:老婆,下面可能有要软了。

  站在旁边、有些手足无措的老婆听到后,不由地眼眶一湿。本来当她看到寡妇爬上老公的肚皮后,心里就嫉妒的痒痒,可又不得不强忍着,谁让她自己是块不生不养的盐碱地呢?她愧对自己的老公,自己生不了,就找别人生!一定不能让老公无后。

  自己酿造的苦果只有自己吃。

  村长老婆很清楚,和寡妇比起来,她已经过了气了,毕竟寡妇只有二十来岁,而自己都三十好几了,加上农活粗重,她天天还得下地干活,除了两个膀子滚圆结实外,身上其余地方已是赘肉横生。

  即便如此,自己的老公还是这么爱着自己,恋着自己的身体,他下面那根棒棒的反应可骗不了人!她悄悄的背过身去,擦拭了一下眼睛的泪水,然后对寡妇说道:

  使劲儿的蹲!再快一点!

  听话的寡妇加快了上下的节奏,但是还没有蹲几下,村长就伸手拖住了寡妇的屁股。

  没用的,除非……村长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

  咋?你就直说,只要能办到,我就替你办!村长老婆急急忙忙地说。

  除非让我亲着自己老婆的下面,我才能硬下去的。

  村长老婆顿时羞得无地自容。这么难为情的事都被他说出来了!虽然她为了逞强,在寡妇面前主动地上了自己的老公,但让他当着寡妇的面亲自己的下面,这怎么成!

  我说老张,这可使不得!她赶紧给自己的老公使了个眼色。

  那怎么办,我下面已经不行了。村长皱着眉头说道,寡妇更是见缝插针,唱起了双簧:老嫂子,那话儿不咋硬了……

  村长老婆有些绝望。她在无意中用手遮住了自己那片凌乱的草丛。

  多害羞啊!比他俩在麦田地里第一次那个还要害羞,而且这怎么弄嘛!一边和寡妇做,一边亲我的下面?

  我不会……村长老婆面红耳赤地说道。

  这样,你上床来。村长拉住老婆的胳膊,引她跪在自己的脑袋旁边。

  一会儿你就跨在我的脑袋上,但别压太实,不然我喘不过气。村长坏笑道。

  骑虎难下的她只好依照老公说的样子,双手扶着床头上面的护栏,两腿叉的开开的,然后又对准老公的嘴巴,轻轻的坐了上去。

  寡妇明显感到深入体内的那根滚烫的物件比刚才更加坚硬更加膨胀了。她这次没有提腰吞吐,而是扭动自己的优美的水蛇腰,在村长的跨上画起了圈圈,转着转着又感到有所欠缺,于是双手朝后,驻在了村长那弯曲的膝盖上面,一边疯狂地扭着,一边侧着脑袋,仔细观察着村长那条猩红的舌头是如何舔舐那道凌乱油黑的缝隙的。

  村长的耳中钻进两个女人的呻吟声。一前一后,前者粗重,后者尖细。嘴巴周围早已糊上了一层粘稠的乳汁,他绷紧舌尖的肌肉,尽力地刮着老婆的下身,像犁地的镐头,划开柔软潮湿的地。村长的物件更是一阵接着一阵的肿胀,在寡妇有力的吸唆和转动下,他感到自己就像腾云驾雾一样,那种高入云端的快感让他的心脏快要蹦出胸膛。

  啊!老婆突然大声的呻吟起来,村长清楚地看到老婆的窄门开始有节奏地紧缩,一股水淋淋的液体从中喷涌而出,村长尽管长大了嘴巴,但他还是没有来得及接住,滚烫的液体喷了他一脸,接着,村长老婆便像被人突然抽走了骨头一样,软绵绵地瘫了下来。那片狼藉的黑草扎向村长的面部,让他感到一阵瘙痒。

  村长突然主动挺了起来,寡妇见状,只好将自己的屁股悬在村长的小腹上面,寡妇心里清楚,

  随后的冲击要来了。

  村长像头野兽,无比勇猛地捣弄着寡妇的私处,那近似哭泣的呻吟一浪高过一浪,让他彻底疯狂了。

  突然,寡妇身体极力的后仰起来,她的蛮腰痉挛般地后缩起来,而村长的物件随之一阵喷涌,胜利地射进了寡妇体内的深处。

  (11月13日)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寡妇几乎夜夜光顾,每天晚上如约而至。除去她和王晓雅来例假的几天,村长和寡妇都以相同的理由成功地欺骗了王晓雅,让王晓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公一次次地突然弓起腰来,一抖一抖地把他那物件里面喷出的米浆全部射进寡妇的那凌乱泥泞的下体,也眼睁睁地看着寡妇的粉嫩蜜缝像只可爱的小嘴一样一吸一吐,然后从里面流出一股乳白色的米浆,顺着沟蛋子流过暗红色的肛门,把床单沾湿一片。

  起初,王晓雅总觉得心里有道坎儿过不去,为此事闹心的半夜都睡不着觉。然而过了不到两周,她便不再失眠了。

  也许是渐渐习以为常了,也许,她自己也或多或少地从中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激动和满足。

  偷窥他人交合已经够刺激了,更何况是明着站在一旁。

  何况村长也是因为爱她、因为这个家。如果不是借腹生子,她的老公怎么可能和那个骚哄哄的狐狸精乱搞在一起呢。她坚信自己的老公口味不凡,不屑和寡妇之流同流合污。她甚至感到有些对不住老公,为了能让他有个孩子,也只能委屈自己的老公了。

  我都很难让他硬的,她一个寡妇,能有什么本事!况且我老公只对我硬!王晓雅甚至有些得意地想,没有我在场,你们弄都弄不成!弄不成,孩子就怀不上!骚狐狸精日弄男人的本事跟我比差远了!真是浪费了那副好皮囊!

  村长不愧是在城里逛过无数窑子的人,他每晚都能玩出新鲜的花样,让两个伺候他的女人心甘情愿地匍匐在他的脚下。

  刚一开始,村长总是让他老婆用嘴巴撩拨自己的物件,直到从一团软泥变为一根粗棍为止,而在一旁红着脸观战的寡妇总是被这个程序刺激得口干舌燥,内裤里面一团粘湿。

  等到王晓雅的嘴巴吐出那根又黑又粗的物件,寡妇便急不可耐地褪去自己的内裤,撩起自己的上衣,和村长就像两只交合的狗儿一样立马链在了一起。

  有那么几次,寡妇只是爬在一旁,一边看着他们卖力的干,一边羡慕地将四根手指使劲地塞进自己的黑草地。直到有一天,她红着脸给自己的老公建议:你晚上能不能上心上心我?我撅着沟子给你弄,舌头都弄乏了,好不容易把你唆硬了,你却把我晾一边去了!

  村长故作为难的问:那你说该咋办呢?

  还能咋办,一起弄呗。

  一起怎么弄?还是和第一次一样,让我一边给你打扫卫生,一边和寡妇生孩子?村长坏笑道。

  讨厌的很!我的下面你还舔的不够呀?

  怎么,你不喜欢啊?那我以后不舔了吧。

  王晓雅一听就急了:不是不喜欢,我舒服着呢!也受用着呢!但跟插进去不一样!你的舌头总不如你的物件长啊,也不如你的物件硬!也不如你的物件粗!我想要你像插寡妇那样狠狠地插我!

  哎呦,老婆你吃醋了?

  我就吃醋了,咋地?我是你老婆,我就是给你插的!你插我插的越恨,说明你越上心我,你插别人,我就心疼!我就生气!

  王晓雅说着说着,忍不住爬在村长胸口呜呜的哭出声来,她一边哭,一边捶打着村长的胸口,似乎要把自己多日的委屈全部发泄出去一般。

  村长连忙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要不孩子我们不要了,把寡妇打发回去算了,看把我老婆给委屈的。还有啊,别在说‘插’啊‘插’的,多粗鲁!我老婆可不是用来插的,我老婆是用来心疼的,我是为老婆服务的,把老婆伺候舒服是我张解放的责任和义务!

  村长的一番话让王晓雅破涕为笑,她感激地捏了捏老公的下面。

  王晓雅意外的发现老公的裤裆饱满结实。

  老公,今天你这是怎么了?王晓雅脸上泛起了桃花。

  你老是插插插的,我又不是死人。村长有些焦躁,一手扶着王晓雅的后背,一手开始使劲往下扒她的裤子。

  那现在就插!让你今天插个够!王晓雅心里不禁乐了起来,她自然不愿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赶紧解开自己的腰带,双手朝下一捋,白花花的屁股迎面袭来。

  老公,今天你就狠狠的插,一定要比插那个狐狸精更恨!不然我生你气!王晓雅兴奋的说完,她将自己的双脚并在一起,膝盖轻轻弯曲,然后尽力把自己的腰弯了下去,两只手死死地抓在院子中央的石槽边缘。

  村长看着老婆将白花花的屁股对向自己,那道圆滚滚的屁股蛋中间夹着的沟壑里,两道黑红色的肉瓣紧紧地挤在一起,几根丝草上面沾着透明的露珠,而白皙滑腻的大腿内侧也是亮晶晶的一片。他知道老婆这次是真的很迫切了,一半是因为年龄使然,都是四十岁的女人如狼似虎;一半是因为心中不服气,不愿意输给那个骚狐狸精。

  村长咽了一口唾沫,抖索着把手伸进裤子的前门,掏出了自己那根坚挺如铁的粗物,二话不说,噗兹一声就从王晓雅屁股后面捅了进去。

  村长感到角度不怎么合适,于是抱着王晓雅的腰调整了一下高度,让她稍微将两脚分开一些,好让他毫不费力地站着弄,直到他感到很满意之后,他就手把着老婆肥腻弹性的大屁股,开始一声不吭地**起来。

  下午的阳光暖暖地洒了一院子,村长大汗淋漓地冲锋着,一次又一次的向前挺着腰部,由于太用力而使得他那紧绷着的屁股控制不住地抖动起来,他恨不得要把王晓雅的后面捅个透,而张嘴呼叫的王晓雅,也大汗淋漓地享受着后面那疯狂的**,感觉自己几乎要窒息,要死去,要崩溃,而越是激烈,她越是渴望,越是渴望,就越大声地**不已。

  啪啪啪啪的节奏如同密集的鼓点,回荡在空落落的院子里,而近似哭喊的呻吟让村长变成了野兽,他在最后的一刹那,竟然大叫了一声:

  操死你这只小母狗!

  接着就是醉生梦死的射精,接连不已地打向了王晓雅的体内,数十下的痉挛,终于让村长整个体内的欲火变成了疲倦不已的满足。

  他喘着粗气,龇牙咧嘴地拔出了那根被白色乳汁一样的粘液包裹起来的物件。

  在最后那一刻,王晓雅被村长干的双眼翻白,下身像是着了火一般焦渴,在最后那野兽一样的冲撞中,她不要命地夹紧了自己的双臀,两条腿像触电一样急剧地颤动着,而小腹就像波浪拍岸,带动着她整个腰肢,似乎要将村长连根带人全部吸进她那泛着**的蜜缝,当她在欲仙欲死中听到村长恶狠狠地喊了一声:

  操死你这只小母狗!

  她再也无法把持自己的身体,下面一阵急剧的收缩,然后如同溃堤的河坝,一股接着一股的热流从她体内喷涌而出。

  小娥被村长的一番话弄的心里难过,眼泪婆娑的,鼻子不禁酸了起来。

  本来我是打算和他好好过日子的,可是他这么搬弄是非,坏我名声,村长你说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唉,小娥,俗话说得好,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命这东西,不好说的……

  小娥听到男怕嫁错郎这句话后大受刺激,忍不住香肩轻耸,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村长见势,连忙伸手挽住小娥的肩膀,替她擦起了眼泪,他一边擦,一边从上面瞄着小娥那对涨鼓鼓、颤巍巍的白兔子,白兔子挤在窄窄的衣服里,随着小娥轻轻的抽泣声而轻轻地颤抖着,村长感到饥渴难耐,裤裆中那根东西憋的越来越难受。

  村长恨不得立马把小娥裹在自己的胯下。

  但他又十分清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如果不卸下她的防备,操之过急的结果就是惨败而归。

  小娥,等张胜利来了,我去找他评评理,他要是再混蛋下去,我就揍他狗日的!村长狠狠的说道。

  村长不要!小娥摇了摇头。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